2021-平民经济动向:姗姗来迟的消费主义

by

    驱动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在于货币的流通,流通产生流向,流向让一部分人富起来。谈到经济结构,我们总是抽象化地把平民手握的财富整体化,认为平民的财富累积起来权重较大,不论事实是否如此,这种整体化让人更方便地理解社会思潮对经济的影响,穷人的想法是最好左右的。

    说消费主义在中国是姗姗来迟的,是因为中国人民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富起来了。侵略最好的方法放眼长远是文化侵略,但要想短期受益,就要像成吉思汗一样直接掠夺。西方的金融家在富起来的这十年中持续向中国输入西方国家早在上个世纪就玩过的资本套路,股票,虚拟币,传销,网贷,当中国人的金钱意识已经成熟,懂得骗钱的骗局长什么样时,西方才祭出消费主义这种有问题的价值观。

   中国的上几代人都是从贫穷中走来,在贫穷中去的,手握财富的这代年轻人亟需改变自己的处境,可见中国有最适合消费主义生长的土壤,那消费主义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呢?已经病入膏肓。生活中随处可见病态消费产生的现象,直播打赏,奢侈品,价格高的服饰化妆品,随着这些消费额占比越来越大,不禁让人感到疑惑?是谁把这么多钱花在生活的非必需品上?

    穷人,或者说恰好夹在有产者和贫民之间的中国青年们,他们一方面厌恶贫民简朴的生活方式,一方面追求、渴望让人感到享受的生活,而他们手里的财富又不足以让自己过的更舒坦一点,只能去支付相比自己收入较高的钱,去换取一种病态的享受,和更大的生活压力,以及还不完的贷款。中产阶级呢?如果他们选择把自己的钱花在追求更加轻奢的生活上,增加的是中国的消费力,其他有产者都是如此,他们会变相地把自己的钱重新投入社会,而不是给社会增加经济负担。所以穷人的消费主义,才叫消费主义。

    消费主义的发展有何影响?首先受到波及的会是一部分人的社会地位的下降,比如追求外表的女性,花着不符合自己消费能力的钱,买自己不需要的或者可以降低成本的化妆品,奢侈品,让本来就处于劣势地位的女性更加依赖男性提供的消费资源,虽然这是一条从无产化有产的捷径,但在女性向男性出卖色相,换取财富时,女性已经被自己物化了。由此产生的影响,是更加畸形的婚姻观和恋爱观,女性的观念越发向财富靠拢,男性就越难负担起婚姻的成本,即使勉强负担得起,生育又成了问题,生活成本越来越高,教育的成本也越来越高,各种贵族式教育,价格高昂的辅导班让国家掏钱的义务教育显得无足轻重;随着社会福利体系越来越完善,抚养儿女的作用会逐渐消失。当性需求的问题被解决时,消费主义会导致两性社会隔离的和生育率的下降。

    消费主义作用在年轻人身上的另一个效果是榨取所有年轻人的空余时间和空余劳动力,所谓防止年轻人“躺平”。更高的生活成本,迫使年轻人去赚钱。但从现象反观原因,消费主义在中国之所以能发展如此,一大原因就是年轻人的“躺平”,996、715、末尾淘汰制、军事化管理、KPI考核这些压榨手段,加上越来越难的求职,越来越高的房价和超前消费观,让年轻人的幸福感下降,马太效应产生的鸿沟,让年轻人渴望富人生活,奈何自己能力有限,只能用消费去获得享受,这种病态的循环有没有可能取代常规消费,来促使下一代组成的社会的经济运转,令人感到担忧。

   消费主义不是自己产生的,是被人带来的,年轻人要学会理性消费,学会由奢入俭,学会存钱,才能培养正确的消费观,为了自己而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