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教化的力量  

by

古代的君主明白‘教化’的作用,这种教化并不只是指现在中国的党化教育和红化教育,而是用一种非暴力的手段来改变人的价值观念。要想看到‘教化’的作用效果,我们不妨看一下现在的党化社会,我们不禁要问:现在的中国人哪里来的这么强的奴性?大街上不见插在各处的红旗,也没有坦克与军队巡街,专政统治下竟能有众安道泰的一片景象,这是今人袭用了老祖宗留下的遗产取得的成效,刻印在儒家经典中的孝、顺与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种上级服从下级的观念,会在学之后会悄悄化作一条铁链,捆住人的思想,文化上的教化要比空喊一句口号要有效得多。

人喜欢自己得出结论,而不是被灌输观点,这说明教化是至关重要的。就像与其让人背出答案,不如去让人了解解出它的过程,之谓‘受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与其让人接受党化教育,硬灌理论的迷魂汤,不如让人了解历史,在历史看到国将不国、民生凋敝的败像,又一转看到了国家的富强,从而自己得出一个爱国之行,应当为之的结论。

有了文化和历史的双重教化,党化教育可以停止吗?这是万万不可的,一旦党的地位从人的心理开始边缘化,脑子就取代了屁股,人就开始从民族、文化的劣根性、历史的偶然性这些角度来进行思考了,不给出路线,不强迫人以党的路线进行思考,最后得出的结论往往是党最不想看到的。

抛开这些,教化有何作用?先问为何世界上的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在发展过程中转型为独裁、威权或资本主义国家?为何民主主义的头上始终顶着几顶帽子?为什么社会主义体制和民主体制的推行都在现代社会遭遇了巨大阻力?这些问题的原由都可以归结为-教化的不足。社会主义国家是因为生产力不足才无法持续发展吗?因为人会偷、抢东西,会偷懒、拖工,因为‘干好干坏一个样’,这破坏了可持续的生产活动,从而导致生活必需品与其他消费品无法供足社会需求,在原始的农耕社会,一户农民进行生产活动,能种出足够全家所用的粮食,放到现在来看,一个社会如果可持续运行,可以用较低的生产力养活很多人口。问题出在偷抢、偷懒、拖工是要产生成本的,‘生产力达到一定程度就能使整个社会发展发生大变化’是在用物质生活丰富来偷换社会价值观变化的概念,这无非是在表达:如果不用人来种地了,都用上了机器,建起了工厂,生产者偷懒拖工产生的成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了,这种用提高以个体生产水平来填沟之举,只会让低素质社会变化成一个富裕的低素质社会。那么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教化。

社会主义建设的失败是思想教化不足的典型,虚构出的政治乌托邦则给人想象的空间:主权在民、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制度的前提就是每一位参议者都接受了足够的高等教育,每个人都有参政必需的素质,如果教化不够,民主共治就会变成‘多数人的暴政’。

那么以接受了教化的人民基础建设的社会会是什么样的?体制本无优劣性,有优劣性的是民族性和国民性,共产共治的社会未必优于资本社会,资本道德有序、政治民主的社会也未必优于社会主义社会,只是社会主义的路线对国民素质的要求要比资本主义高,这就造成了一种社会主义社会其实是‘道德社会’的假象‘有德’说的是人,不是一个政权或一个政党。真正的道德社会,无论是资本主义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会以个体的素质在二者见取舍,这样看来历史终结论不无道理,因为受过高等教育的、有素质的人民必然会以普世价值来塑造社会。 

改稿:

 古代的君主明白‘教化’的作用,这种教化并不只是指现在中国的党化教育和红化教育,而是用一种非暴力的手段来改变人的价值观念。要想看到‘教化’的作用效果,我们不妨看一下现在的党化社会,我们不禁要问:现在的中国人哪里来的这么强的奴性?大街上不见插在各处的红旗,也没有坦克与军队巡街,专政统治下竟能有众安道泰的一片景象,这是今人袭用了老祖宗留下的遗产取得的成效,刻印在儒家经典中的孝、顺与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种上级服从下级的观念,会在学之后会悄悄化作一条铁链,捆住人的思想,文化上的教化要比空喊一句口号要有效得多。

人喜欢自己得出结论,而不是被灌输观点,这说明教化是至关重要的。就像与其让人背出答案,不如去让人了解解出它的过程,之谓‘受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与其让人接受党化教育,硬灌理论的迷魂汤,不如让人了解历史,在历史看到国将不国、民生凋敝的败像,又一转看到了国家的富强,从而自己得出一个爱国之行,应当为之的结论。

有了文化和历史的双重教化,党化教育可以停止吗?这是万万不可的,一旦党的地位从人的心理开始边缘化,脑子就取代了屁股,人就开始从民族、文化的劣根性、历史的偶然性这些角度来进行思考了,不给出路线,不强迫人以党的路线进行思考,最后得出的结论往往是党最不想看到的。

抛开这些,教化有何作用?先问为何世界上的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在发展过程中转型为独裁、威权或资本主义国家?为何民主主义的头上始终顶着几顶帽子?为什么社会主义体制和民主体制的推行都在现代社会遭遇了巨大阻力?这些问题的原由都可以归结为-教化的不足。社会主义国家是因为生产力不足才无法持续发展吗?因为人会偷、抢东西,会偷懒、拖工,因为‘干好干坏一个样’,这破坏了可持续的生产活动,从而导致生活必需品与其他消费品无法供足社会需求,在原始的农耕社会,一户农民进行生产活动,能种出足够全家所用的粮食,放到现在来看,一个社会如果可持续运行,可以用较低的生产力养活很多人口。问题出在偷抢、偷懒、拖工是要产生成本的,‘生产力达到一定程度就能使整个社会发展发生大变化’是在用物质生活丰富来偷换社会价值观变化的概念,这无非是在表达:如果不用人来种地了,都用上了机器,建起了工厂,生产者偷懒拖工产生的成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了,这种用提高以个体生产水平来填沟之举,只会让低素质社会变化成一个富裕的低素质社会。那么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教化。

社会主义建设的失败是思想教化不足的典型,虚构出的政治乌托邦则给人想象的空间:主权在民、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制度的前提就是每一位参议者都接受了足够的高等教育,每个人都有参政必需的素质,如果教化不够,民主共治就会变成‘多数人的暴政’。

那么以接受了教化的人民基础建设的社会会是什么样的?体制本无优劣性,有优劣性的是民族性和国民性,共产共治的社会未必优于资本社会,资本道德有序、政治民主的社会也未必优于社会主义社会,只是社会主义的路线对国民素质的要求要比资本主义高,这就造成了一种社会主义社会其实是‘道德社会’的假象‘有德’说的是人,不是一个政权或一个政党。真正的道德社会,无论是资本主义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会以个体的素质在二者见取舍,这样看来历史终结论不无道理,因为受过高等教育的、有素质的人民必然会以普世价值来塑造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