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读书与思考《中国大趋势》

by

  •     2009年版的奈比斯特所著的《中国大趋势》,作者应江泽民主席的邀请,向西方讲述了属于现代中国的故事,这本书作为大趋势的以中国社会为原本的续作讨论了,历史,政治经济,文化这些在改革开放后革新巨大的社会组成部分忠于作者的序言中所说的,我们要找的是一种中国的模式,只有把。一系列的单一事件放在这个模式中来看才有意义,并勾勒出一幅新中国的图画。

        全书行文从支柱开始,主要叙述了思想的解放纵向民主体制,中国是自由市场经济,国际化文化与科技发展。作者把解放思想放在全书的最前面,因为中国之所以之前闭塞而难以发展,是因为中国人不愿意或者不能同国际沟通交流,固守自己的制度与成规,而改革开放给中国的全面解放打了头阵,当从经济开始富起来,与其他国家沟通起来,随之带来的便是思想和文化的解放,解放需要时间,需要成本,需要政府与人民承受改革开放带来的阵痛,但这种痛并不是由部分人民承担,而是由所有中国人一起承担,政府在其中寻找痛点,企业在其中摸索出生存的道路,进行自我革新,同一家健康发展的企业一样,中国也在不断改变自己的运营方式,它摆脱了旧体制的束缚,不断尝试新的商业与管理模式,而且它还摆脱了中国人的桎梏-精神的枷锁。

        作者称,中国的管理体制是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的竖向管理,这两种力量的平衡恰好达到了权力与权力之间的最稳定状态:规矩与和谐并存,在中国,民主并不被定义为人民有权利选出自己的领导,或在政府与人民的关系中,人民同时担任管理者与被管理者,而是下层人民向自己的上层领导提出问题,领导向上级提出解决自己不了的问题,一层一层的向上传递问题,最后中央来解决,由人民提出的或因人民而生的关系国本的重大问题,在这种环境下,政治运行不是依赖对立的政党或者政客,而是通过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过程实现意见的统一。放在当年来看,这话似乎是正确的,受限于当时政府的行政能力,连这样基本的中国式民主都无法完全实行,但现在政府的执行力强了,反而迎来了一位独裁专断的领导人,归根结底还是中国政体的问题,一个人的权利容易集中,高层闭塞,不开放选举也不给人民罢免权,故中国社会需要民主选举这样一个最后的保险,相比西方,竖向民主更适于现代政府,也更适于中国,所以现在中国政府的问题就显而易见了。

        之后是民主与解放两颗种子种出的大树-经济,30年前的中国就像是一片大森林,所有的树木都是一样的,不允许标新立异,改革开放后,中国这片森林就变成了允许树木自由生长的乐土,政治的解放带来经济政策的放宽,政策一旦开始放宽,人的私欲就开始接管市场。个人目标都以一个大目标为前提,消除贫困落后,市场和财富的改革再分配,同时重塑人民的价值观,科学知识,因为这两个概念能赚钱。经济政策的大举措-特区的开放,外资引进的同时,也把国外先进的管理概念引入中国经济发展,同时带来思想和文化的解放,作者在这里指出,在一个更加重视集体而非个人的社会中,整体的和谐更为重要,政府应了解应该给人民多大的权利,自己应该保有哪些权利,在尽可能开放思想开放市场的同时,管理市场秩序,反观现在10年前的政府,尚知德隆这样的垄断公司危害社会,现在在一步步的收紧舆论管控,知识理论束缚于道德的情况下,资本的发展竟不受国家的控制,市场管理部门就像僵死的老人,对资本的控制的动作极为缓慢,市场嗅觉也不是很灵敏,直到资本要动国家的蛋糕或动摇国本时,才采取一些行为,这不免让人担忧。

        作者同时提到中国人在摸着石头过河,中国走了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只能自己积攒经验,随着路走得越来越远,经验一步步积累,中国国内的经商环境越来越好,外部世界也开始逐渐留意中国的经济潜力与机遇。

        这本书还讨论了其他问题:技术、文化、国际化,可以看出中国的路不是走了多少,而是刚开始走自己的路,作者说,中国有自己的目标和梦想,至于如何实现,中国人和中国人民自己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