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导读《跨越财富鸿沟-通往共同富裕之路》

by

  •   收到书以前,以为是本厚厚的理论书,但拿到手里才意外的发现,这是一本32开篇幅不长的作品,正如序言中说的:《跨》一书篇幅虽然不大,但立意深远,主题清晰,观点分明,饱含激情。这是一本新书,出版于今年8月份,油墨味还很浓,刚看到内容时角色这是一本帮政策打圆场的喉舌书,但细看下来,这本书还真讲出了一些东西。

      全书分为财富的欲望,繁荣的基石,撕裂的美国,数字化财富鸿沟,市场神话的破灭,迈向共同富裕六个章节,全书由感而发,从财富鸿沟、先富阶层两个概念出发,逐渐回到本书要讨论的中国人的共同富裕。   行文从新冠疫情开始,作者指出,在疫情影响下,各国经济停摆,财富鸿沟加剧,多个政府因此采取宽松政策,恶化了社会财富分布不均,与贫富差距增大等问题。这些问题由资本而生,伴随着问题的激化,资本主义必将由此被历史淘汰,有关贫富分化的问题的讨论回到中国,先从历史角度看近代中国经济尝试分化、资本化却并未实现,真正的一部分人富起来从新中国成立以及改革开放开始,并逐渐形成社会问题。“社会各方对财富的性质伦理与责任问题的看法,差距也越来越大,很难形成社会共识”因此建设更加公平的财富分配制度成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

      第一章着重写财富问题,从历史看,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中提出的目标已经完成,市场的发展产生了财富伦理上的认知问题,企业家所积累的财富都是由他们自己制造的吗?换言之,财富的聚集主要因为资本家的个人素养与水平吗?企业家有义务行善吗?企业家如果不行善财富会自己重新分配吗?先富带动后富,这一对共同富裕的精炼总结无疑回答了这些问题,“先富群体对自己的财富的处置是个人的选择,他们有权任意挥霍自己的财富,而不必去考虑他人的看法,他人对公益事业的投入也是基于私人的道德选择,不做无可厚非,做了可以获得美名”,富人帮助穷人是社会的基本道德法则,但道德终究是道德,没有强制的约束力,市场的自我演化需要政府的干预,不只是完备的法规,市场经济无法孤立存在,它从属并依赖于社会、政治,这无疑是对自由主义市场学说的中国支持者所声称的类似企业在社会中的经济活动本来就是慈善,应该由市场本身约束,而不是由政府约束,其观点的最有力反驳,之所以这些观点不正确,是因为中国的市场环境鱼龙混杂,如果政府不进行干预,市场很难自己维持自己的运行,这也是共同富裕应时代要求而生的原因。

      第二章是对第一章的补充,从历史角度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可谓坎坷,来之不易的和平中,中国在夹缝中发展经济。作者随之提出“中国若想从落后的经济发展成为发达经济体,不仅要对抗外部压力,还要对内整合资源”这一观点点明,社会的发展如果是扁平的,经济活动将会是没有生机的、缓慢的,中国不能离开市场经济,但还是要提防市场经济本身带来的负面效应。

      第三章撕裂的美国中,作者从美国入手,让人看到了,如果政府不对市场加以管控和如果政府对市场加以管控,一个国家将会是什么样的“由于财富分配日益不公,贫困与阶级固化程度不断加深,这些处于美国底层的民众生活越来越艰难,愤怒与不满的情绪在他们中间不断蔓延”,美国的市场缺乏管理,社会财富单向流动导致了收入差距的不断扩大,由此产生了阶层的固化,穷人的子女只能是穷人,这是一种阶级诅咒 ,在美国,原生家庭对子女未来的影响比在中国要大得多,中国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只有品性、习惯、教养,而中考、高考作为几乎公平的机制,在中国建立了一种比美国的SAT、ACT还要平等的人才选拔体系。回到经济问题,由于美国长期实行的自由主义市场政策的影响,资本不断向少数人的方向积累,政府控制不了企业,企业反过来制约政府,不同阶层之间因此产生对立情绪。为了缓解美国这些与生俱来的绝症,政府介入一次二次财富分配,对社会进行财富调整,从而人为制造了美国的黄金时代,这无疑是给中国正在搞的共同富裕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这一次我们不再需要自己去摸索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共同富裕的道路是我们的敌人美国提供给我们的。

      资本生而吸血,资本持有者的最终目的是获取更多的资本,而影响力要更小的民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本就不多的财富不断流向其他人,最终这些财富被掌握在了少数人手里,作者在这里用了大量篇幅描述一种新时代特有的垄断:平台垄断,平台对用户的吸附性和用户对平台的依赖性,促使用户成为了平台的资本,平台并以此拉开了所谓数字财富鸿沟,依托数字技术的发展,新兴的科技巨头不是产品的生产者,也不是消费服务的提供者,而是利用技术优势构建起的独立平台系统的维护者,并由平台直接控制社会经济的一部分。软件公司搭上了时代发展的快车,资本开始由实业公司向网络技术公司转移。因为平台的技术差距,信息被集中化处理,并有目的的分配给每一个终端用户。网络与平台都是被设计出来的,平台被设计的初衷就是垄断,它整合出用户需要的,传递给用户需要的信息,给用户提供一种无可替代的体验与服务,正所谓“平台自己并不生产价值,却开辟了生产价值的新源泉,互联网平台可以无限扩大,而成本几乎为零”,可见互联网是赢家通吃的。就是这样的现象,拉大了数字财富鸿沟,加剧了贫富差距,作者指出,面对平台,国家本有的法律体系和监管部门较为低效,存在弱项与短板,可见整顿互联网是共同富裕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在点出大方向之前,作者从理论角度论述了市场为何需要监管以及市场乌托邦是怎么来的、怎么去的,他认为古典经济学家们所以为的,人类社会自古以来就约定俗成的市场,受到严重威胁时会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会激发社会的自我保护运动这一观点有局限性,市场乌托邦的出现就是依靠于国家的管理与强制力,否则市场会将一切资本化,不管市场乌托邦是否完全形成,被压迫和剥削的始终是人民,只有在财富再分配中,政府加以管制,才能惠及更多的市场组成部分。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该如何避免进入市场经济的怪圈,陷身于各种问题的并发症?理论要作为一切的基础,就是改革开放的理论基础:中国特色市场经济,先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会经历市场经济带来的阵痛,但我们要明白道德责任与理想的意义,先让中国富起来、强起来,让资本在中国道德化,然后逐步消灭剥削,达到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并不是一个动词,它和共产一样是一个目标,打破阶级固化,减少财富鸿沟,干预是市场这些动作,都在为共同富裕这个大目标努力,正如作者所说的:在一个健康的社会里,经济上的满足,应当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人的最终追求必然是精神上的—我们应当对共同富裕抱有必胜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