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修路”工程见中国基层民主体制问题

by

现在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自称为民主国家,这是一种对民主概念的滥用,在中国、朝鲜这样的国家,民主的概念则被重新定义为国家保障‘大众利益’,而政府机关封闭运行,只有形式上的代议机构,就成了一种形式上的民主,暂且不提其公平性与效率,如果公共决策不由人民作出,政府何以保障大众的利益?民主政治下的人民代表可能会做出错误决策,但如果把权力完全交到一个人手里,则会产生如下的后果:我一位亲戚居住的某市打算转型为旅游城市,遂把已经建成了几十年的道路挖开,结果这一工程断续干了一年之久,仍未把道路重新修好,而如果不是政府官员做出的决策,这个导致交通堵塞,妨碍百姓日常活动的工程是绝对干不起来的,这就是形式上的民主,大多数的政府官员不知道百姓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对于政府来说,如果无法提高官员的水平,就把决策权交给百姓,这是可行的做法。

说民主政治是形式还是过程,要弄明白的其实只有一件事,是一个人能合理地善用公权力,还是公权行使的受益者手中掌权,放眼我国多的是草民、愚民、贱民,少的是有能力参与行使公权的公民,而现在政府中的草官、愚官、贱官不比前者要少,可见民主决策的重要性,而这又要引入归责的问题:如果一个党的干部或领导人在做决策时犯了错误产生了严重后果,他就会‘批评与自我批评’,上文提到的‘修路’工程,拍案的市长其人完全可以把责任推给施工单位,他甚至不用为此负责,但如果这个决策是由市人大决策做出的,那每一位人大代表以至投选这些人大代表的选民都成为了责任人,对人大代表要问一句:你有没有能力代表人民投出这一票?对于选民要问一句,你有没有能力辨别一位人大代表的参选人是否有能力、有资格代表你和其他的选民,以至于所有的百姓?而之所以中国到现在还建立不了这种民主制度,一是因为公权过于集中,二是因为大多数中国人民与人民代表回答不了上面的两个问题,这是中国人的政治经验不够所致,而缺乏政治经验,则是因为建国以始,中国就从未有我能让中国人民与人民代表增长政治经验的政治机制,这是一个‘闭环式’谬误,而中国的执政党已经在‘批评与自我批评’中或多或少的学到了一些决策的经验,但根基不稳的大厦,盖得越高越容易垮。

这种‘修路’的谬误也暴露了中国的一种国民性:对政治持有的冷淡态度,这修路的工程直接把通向本地客流量最大的一家商场的路给堵死了,而过了这么长时间去投诉信访的也只有这个商场与其周围的一些小店铺,大多百姓则选择忍受更长时间的堵车时间或去绕更远的路,却丝毫不关心这种从出发点到实际落实上根本站不住脚,随便找一位当地人来看,都会觉得荒谬至极的工程是如何被批准实施的,也不问一句,为什么好好的工程会拖这么长的时间?这种工程绝不是个例,放眼全国,与之相似的工程,可观的不计其数;这不禁让我想起‘三年大变样’工程:一个贫困县投资了二十亿,要在全县范围内大搞重建,在此工程落实期间,一千多户的房屋被非法强拆,这与‘修路’工程又何其相似,这种不顾民主只求绩效的工程,在中国又何谈其少,而正是百姓的置身事外,鲜有上诉,不在政府大门前聚堆抗议,对政府官员的纵容,刚好助长了其乱政的威风,所有受到这种政府错误决策伤害的,或害怕自己受到伤害的百姓心中都应记住这一句话: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就来关心你。

民主行政不是一句空话,也不是象征地把人民的利益高举,既然政府无法把有能力的人提拔做官,也不能把低水平的干部再教育上有能力的人,不如放手把权力交给百姓,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选民与人民代表有了足够的政治经验,权利也真正平分到人民手中,中国的基层行政才会更有力、更高效、更正确。